by Martin Lam

不少朋友在參觀我們學生畢業影展時都會問:那是自拍嗎?近兩年以自拍方式交final project比例上多了。我們也不反對,因有些內心感受、屬於自己的故事,最適合由自己來演繹是理所當然。

 自拍,就有如一面鏡子。此鏡照心, 不照像。沒法確定鏡子裡反映的就是自己,但自拍,可以追尋那個沒有左右反轉,不具體但真實的自己。 

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暫時確定我是宅男,算得上攝影宅。最萌傲嬌御姐頸環女僕服絕對領域。不喜歡交際,閒時窩在家裡打機上網看動漫。要是影音系統不是在客廳,我連房門也不想開。外觀沒被一眼看出是因為真正的宅在心中,不在形像。
說我是毒男我也認同,因毫無疑問我是放毒的那個。常說攝影器材不重要,但班上聽話的卻沒幾個。(對,我這是在曲解「毒男」這詞語。)然而這就是全部嗎? 

每個接觸過我的人心裡都有一個「我」。這些全都是我,因他們是認識我的,這不會有錯。然而,不同人心裡的「我」都是我,卻每個也不同。
可是:我,只有一個。
因此,那些全都是我,也全都不是我。

上面那個阿宅,就是那眾多「我」的其中一個,大概就是我從鏡子裡看到的光景。

然而,當透過攝影去表現自己的時候,那唯一的,真正的自己就會現身。
自拍,對我來說是嘗試「拍下這個拍不到的自己」。 

當自己安然渡過27歲生日,確定了我不是搖滾傳奇。我的搖滾性格,還是會久不久出現,將身邊人氣個半死或直接想將我幹掉,大概在拿下耳機後又回復那大部份人認識的我。可是,我還不甘心也未曾死心。最少,在沒有band夾沒有live的日子,我還可借此提醒自己:原來,還有。

右手上的這介指,差不多是我的代表飾物。
自03年就一直在我右手食指上,背後CHROME HEARTS的品牌精神和血裡的搖滾精神一路引領著我,按下了無數次的快門,抓住了所有大家現在看到的瞬間。

自這之後,CHROME HEARTS成了我身上的唯一飾物品牌。
我的收藏同步成長、我的攝影眼同步成長、那搖滾的我,由british rock到heavy rock到grunge rock到J rock到death metal,直到現在為了那虛擬歌姬在彈,樂器也由guitar轉到bass。

這是一個心理素質上的改變,不多不少也反映在我的攝影裡。
拍的照技術上好像越來越簡單,不花巧,但卻越難。 

說最能表達內心的自拍還得數這一張。
兩個都是我。
看不清的自我和現實的我。
可是,現實裡的我其實並不是我。
右手食指上的介指自03年後從未離身,可是這「現實」的我卻沒有戴著。
反而,那看不清的、存在卻不現實的我,卻有著身為我的現實證明。
這樣的兩個我,相愛、也相憎,看不清卻摸得著。
畫面看不見的儘頭,大概還有一把刀。誰刺誰,不得而知。

這作品在之前母校四十週年視藝展 http://www.dcfever.com/column/read.php?id=1083 有展出過。有位當年教導過我,幸運地未被我氣死還僥幸存活的中文老師,在看了照片聽了我導賞後,寫了這個給我:

《張開的手與閉上的眼》

你張開你的手
在赤赭之中
尋找你的身影
嘗試感受臉龐的輪廓
憐愛的撫摸那鬆緊有致的嘴角
深刻的淚紋
指尖
仿如鏡頭的弧度
細意的追索
敏感的捕捉
那個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你閉上你的眼
在渾沌之中
尋找另一個你
雲霧中
你一任你的靈魂
帶著你那早已幻化的眼睛
追趕熄滅的明燈
企圖在茫然飄渺之間
攫取那場刻骨銘心的邂逅
然而
一場邂逅如何生生世世
一樁愛戀是否恆常永久
淺褐與深紫之間
溜走的
是彷彿仍在你手的
溫柔

在此特別謝謝 馮老師送的這份禮物。更高興的,是原來創作可刺激另一創作,而且還要是跨媒界的。
這樣,作品的生命就因此得以不同形態延續下去。 這就如「我」一樣,兩個創作的根都一樣,都是「我」。
但形式不同,是我,也不是我。

要了解自己,隨時花上一整輩子也尋不著答案。
還要了解別人?下輩子吧!
要是像這樣的人會被判定不適合在現今社會生存,也罷。反正一開初我就確定了我是宅男的現況和長遠目標。家裡蹲(只要經濟容許)其實是很高尚、有助世界和平的生活方式。 
自拍不多,了解至此。
多拍一些,有緣再談。 

發表評論